第1360章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多年的习惯早已经融入到了骨血里,要除掉等于是刮骨抽筋,必定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青青眉眼柔软,抵着他的额头,有话想说却又不知道可以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,给她最极致的美好,所以她能对他说的最美的情话都变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说了吧,行动或许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楚岽莲与陆青青订婚宴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周六,今天周三还有两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远比之前预定的还要晚上大半个月,好在两家一早就准备好了所有的事情,倒也不至于过于匆忙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陆青青松口,就算是匆忙两家人怕也乐此不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青青的东西准备好了,但慕槿歌却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送给他们的订婚礼物,还有出席的礼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没时间准备也没心情准备,所以在周四这天,她又一通电话将陆青青与许久不曾联系的靳瑶瑶一同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段时间靳瑶瑶都没有再与陈子墨联系,水心对她的看管松懈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是慕槿歌主动邀请,水心也不好过多拒绝,也就让她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约着在商场直接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难得放下工作,慕槿歌出门将公子也一并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也因为几人身份的特殊,尤其是慕槿歌目前的情况,没有直接在商场而是选择了特定几家她们最常买衣服的店铺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目标,购买起来也比较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慕槿歌对买东西向来都不是很热忱,但毕竟是青青和楚岽莲的订婚礼不能太过随意了,大手一挥,指着一件浅粉色一字肩修身礼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很少穿这样嫩的颜色,倒像是为了应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衣服款式看似简单,实则大气高贵,再加上她自身条件不错,还未试,陆青青与靳瑶瑶眼睛就一亮,第一感觉非常适合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穿上也一定很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试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同声催促。

        慕槿歌不搭理,对着销售员报了自己的尺码:“包一件小码。”然后这才看向两人,“我就不试了,你们快去挑有没有自己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有些可惜,但或许是前段时间太忙,慕槿歌陪公子的时间不多,以至于今天带他出来,一向乖巧的公子竟不愿意其他人抱自己,全程都只缠着慕槿歌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对孩子的愧疚,慕槿歌也不曾松手,不时的同孩子说些什么,或逗他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笑了,她也能跟着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青青与靳瑶瑶几次要抱被拒绝后,两人笑嗔了小家伙小没良心,倒也不勉强,各自挑选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靳瑶瑶还能陪陆青青,到后来靳瑶瑶也跟着坐到了慕槿歌身边,留下本不需要买衣服的人试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靳瑶瑶勾着公子小小嫩嫩的手,诱他叫自己一声姨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也不知是不懂还是刻意与她对着干,每次以为他要叫,可最后都只换来一声无忧的清脆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靳瑶瑶反倒被他逗得没脾气了,在他脸上轻捏了下,笑容却在下一刻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并没有看向慕槿歌,但再开口言语却是踟蹰与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槿歌,帝皇真的没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几日她日日看新闻,却没有一条能让她舒展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情况一日日的恶化下去,虽然她也看得出来她已经尽力将损失减到最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他们再拿不出新的证据,局面将无法扭转。

        慕槿歌的眼神有片刻的恍惚,须臾才定定的对上她关心的瞳眸,浅浅一笑:“瑶瑶,有时候我会想,人这一生中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兀的话题让靳瑶瑶沉默。但她清楚,槿歌从不说废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、权?这些不过身外之物,它们或许能给你带来额外的快乐,但却不是你非要不可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论是我还是慬琛,一直不愿让帝皇倒下,无非是因为知道只有帝皇屹立不倒,我们在乎的人才能不受伤害,归根究底无非还是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看着她,笑得那般畅然无谓:“如果人都没了,那些还有什么重要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帝皇我会竭力去保护,但如果帝皇的倒下可以换来我在乎的人的平安,那么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的有些深奥,靳瑶瑶不是很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说帝皇的存在会影响到她在乎的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谁?

        霍慬琛?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知道,想问却适逢换好一套衣服的陆青青出来,笑容满面的在两人面前转了一圈问:“怎么样?好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题不得不暂停,陆青青身形高挑,皮肤白皙,草绿色纱裙十分适合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件黄色,我也觉得不错,试给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又进了更衣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好像不过插曲,靳瑶瑶嘴角弧度敛去,眉眼严肃的望向她:“槿歌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慕槿歌不语,她伸出手握住她的手:“瑶瑶,遵从内心,人要活在当下,有些事情或许会痛,但总会过去。有些人或许在乎,但那却是心上不得不祛除的疤,想要痊愈就要忍痛。没有舍哪来的得。不要害怕去面对,有些东西尽管失去了,但你只要回头看看,你所拥有的其实一直都比你认为的要多得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这些时,语气平和,表情温软,就连眼神都是安静祥和的,靳瑶瑶静静的听着,以为那些话是在说她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后来她渐渐觉得那些话是她特意想要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心不可能没有波动,有什么像是要喷涌而出,她想要追问,可陆青青再度出来,而之后也再没有给她询问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天,三人整整逛了一天,临近天黑才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未见,索性一起吃了晚餐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靳瑶瑶没开车,陆青青是楚岽莲送过来的,晚上自然亲自过来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先回去,我送瑶瑶。”慕槿歌拉着靳瑶瑶上了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本就热恋期,倒也不勉强,互相道别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问题,似乎过了那个时间点就有些问不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靳瑶瑶都没有再询问她那些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事情不能提,但两人也不缺话题,撇开那些糟心事,一路上倒也没过分的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子早已经在母亲怀里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    将人送到花圃的小洋楼外,庭院灯熄着,只有客厅留下一盏光线微弱的灯。

  http://www.bsxwf.com.cn/book/28002/23145465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sxwf.com.cn。a6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.com
大乐透开奖号码走势图 吉林快三预测软件 吉林时时彩国庆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捕鱼达人技巧分享网
儿童电子游乐 浙江省11选五走势图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 网球即时比分直播网 时时彩计划(秒速版)
澳门赌场娱乐城 快乐十分开奖直播下载 190·bb即时比分 江苏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安徽11选五开奖结果
双人象棋 中国福利彩网 十期 倍投稳赚方案图片 寻找广东快乐十分高手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漏洞